<track id="lfpr1"><progress id="lfpr1"></progress></track>

<track id="lfpr1"></track>

<track id="lfpr1"><big id="lfpr1"></big></track>

<address id="lfpr1"></address>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form></track>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listing id="lfpr1"></listing></form></track>


    圖書首頁 | 專題 | 連載 | 新聞 | 書評書摘 | 訪談 | E-book | 書城 | 組合查詢
    熱點推薦

    錢文忠 奧爾罕·帕慕克 米蘭·昆德拉 村上春樹 黎東方 余秋雨 郭敬明 多麗絲·萊辛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頁>>圖書頻道>>高教名家開講

    林毅夫:沿著新結構經濟學研究,可能不是一個諾獎,而是三五個,甚至十個

    2016-1-12 16:44:48 來源:易文網

        導 語
        2015年12月16日至19日,第一屆新結構經濟學專題研討會(冬令營)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舉辦。為期四天的會議吸引了近百名海內外優秀青年華人經濟學者,將分四個專場就十九個議題展開討論。第一場“回顧與反思”聚焦于現有的增長與發展理論與實證研究的問題和思路,第二場“立意與重構”主要討論新結構經濟學的思想框架和學科體系構建,第三場“議程與思路”主要關注新結構經濟學思想框架和學科體系中的相關議程和研究思路,第四場“突破與革命”重點探索新結構經濟學對一般均衡理論的潛在突破和分析范式革命的可能性。本文為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在研討會結束時的總結發言。

    林毅夫發言:

        我特別高興。總結其實是很難做的,因為這四天的時間討論的東西非常豐富。所以呢,每個人心里其實都會有總結,我就從回答浙江大學的沈璐敏同學的疑問開始作為一個切入點,是不是在研究當中放進了結構就是新結構經濟學。

        我的看法不是。因為我對新結構經濟學有一個比較明確的定義,也就是用新古典的方法來研究在經濟發展過程當中,結構和結構演變的決定因素,這才叫新結構經濟學。如果你的研究不是去研究結構是怎么決定的,是怎么演變的,也就是沒有把結構內生化,即使你放進結構,那你也用新古典的方法,來研究結構可能產生什么影響,我覺得它還不是新結構經濟學。就像拿個比喻講,今天金刻羽教授,她是有結構的,她假定發展中國家的產業結構跟發達國家的產業結構不一樣。這樣的分析是不是新結構經濟學?不是,因為她沒有把結構內生化,她是把結構假定作為出發點來研究的。我是強調必須把結構內生化,也必須把結構的演化內生化。當然我這個定義是比較窄的,但是我為什么這樣定義是有目的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現在在經濟學里面當然有人去研究結構的內生化,但是到目前為止有幾種方式。比如說用技術偏向性,就是Acemoglu的論文;也有用家庭偏好的差異性,來推導出不同的結構,把結構內生化;但新結構經濟學強調的是要素稟賦跟它的結構來內生產業結構。那么為什么要用要素稟賦結構來內生產業結構?比如說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些文獻,可能還有其它的,都可以去內生產業結構。因為我們要研究的不僅是結構的內生性,還研究結構的演化的內生性。那你要想,從技術偏向性你沒有辦法做到,你可以講說有一個結構有內生,它由技術的偏向性決定,但你很難由這邊來推論將來的產業結構會怎么演化。另外,你比如說從家庭偏好的差異性,我們知道偏好到底應該是給定的,也許有差異,但是一把它給定以后你就沒有辦法研究將來的產業結構等等的演變。

        我想,從要素稟賦作為切入點來內生化的產業結構,并且由此推動結構的變遷,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方式。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發達國家的要素稟賦結構和發展中國家的要素稟賦結構,差異是明顯的,而且在每一個時點上是給定的。我們做任何研究分析,必須從一個給定的參數作為切入點,才能去內生那個時點的很多其它東西。如果這個本身是內生的,那你就沒辦法去內生其它東西。

        它還有一個好處。昨天有人討論說,是不是國際資本流動以后,要素稟賦給定這點是不是能推翻掉,我覺得不能推翻掉。因為發達國家的資本可能往發展中國家流動,但絕對不會流動到發達國家的人均資本和發展中國家的人均資本一樣多的程度。因為這是違反理性的。你比如說,發達國家的資本一定是有人擁有的,然后他在配置資源上面的目的是什么?回報的最大化。如果說他到發展中國家來的話,怎么樣讓他的回報最大化?一定是到發展中國家中,能夠利用發展中國家的比較優勢,也就是勞動密集型。

        所以,絕對不會說,發達國家的資本擁有者流動到發展中國家,讓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人均資本一樣多,這是違反理性的。我當然知道在很多模型里面,它是假定國際資本可以流動以后,人均資本就不重要了,可是這樣的一個假定本身就違反了新古典最基本的理性原則。

        因此,即使國際資本可以流動,相對于發展中國家的稟賦結構來說,這是可以忽略的。就像伽利略在比薩斜塔,為了驗證重力加速度,他在做實驗的時候假定沒有空氣阻力,這是可以的。所以我們現在從要素稟賦出發,假定在每個時點上每個國家的要素稟賦給定,即使有國際資本流動也可以舍項掉,因為它不會根本改變不同發展程度的國家要素稟賦的不同。然后,我們研究的是發展,很需要(變量)的一點是每一個時點上是給定的,但是隨時間是可以變化的,如果不能變化,那么即使這個變量非常重要,但是也無能為力。就像Acemoglu在研究拉丁美洲和北美,為什么北美發展比較好,拉丁美洲發展比較差,他當時的一個假定就是,在拉丁美洲因為天候非常熱,去的時候死的白種人很多,每個人活的概率非常小,所以在殖民的時候就要大量的掠奪,形成了掠奪性的制度安排。

    下一頁

    http://www.ewen.co

        



    |公司簡介|廣告服務|聯系方式|

    中華人民共和國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滬)字001號

    滬ICP證020698

    版權所有:上海數字世紀網絡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
    <track id="lfpr1"><progress id="lfpr1"></progress></track>

    <track id="lfpr1"></track>

    <track id="lfpr1"><big id="lfpr1"></big></track>

    <address id="lfpr1"></address>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form></track>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listing id="lfpr1"></listing></form></track>

      <track id="lfpr1"><progress id="lfpr1"></progress></track>

      <track id="lfpr1"></track>

      <track id="lfpr1"><big id="lfpr1"></big></track>

      <address id="lfpr1"></address>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form></track>
      <track id="lfpr1"><form id="lfpr1"><listing id="lfpr1"></listing></form></track>